第119章 用刑(1/2)

作品:《人间来了个半仙

    齐小侯爷嘴角带着笑,他越说越觉得这就是真相,伴读让他说的这些就是真相,罗明和流霰就是要联合起来搞垮他。

    “你血口喷人!是你自己作恶多端!”流霰道。

    “右侍郎,你看她还是嘴硬的不承认,都到这个时候了,不应该用刑吗!”齐小侯爷咬牙切齿的说。

    “对!用刑。”

    右侍郎和左侍郎两个人对望一眼,他们两个可都不敢得罪齐小侯爷,更准确的是不敢得罪齐小侯爷背后的人,那就是齐丞相。

    赵翔对,这个结果自然是喜闻乐见的,可是一旁的秦高就淡定不下去了,可不能让事情就这么盖棺定论。

    可是他人微言轻,在这里比他官大的都不敢得罪齐小侯爷,他如果贸然开口的话那就是公然得罪齐丞相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常太傅的人,但也不敢公然得罪齐丞相啊。

    秦高没有勇气当中发言,只能走到左侍郎的旁边:“大人,这样恐怕不妥吧,毕竟还有那么多人证。”

    左侍郎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:“你怎么不敢当众提出质疑?”

    秦高闭了嘴。

    流霰根本就不了解凡间的刑具,她眼睁睁的看着有人拿上了竹夹子,看着自己的十指被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十指连心,果然是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流霰紧紧的咬着牙关,就是不让自己的痛苦声溢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昏官!那可是十条人命,你们就这么看着她们含恨而终,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!”流霰原本是异常虚弱的,可是这肉体上的疼痛反倒给了她刺激,让她大喊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没吃饭吗?看来是力气不够啊!”齐小侯爷在一旁说。

    齐小侯爷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变态,他听着流霰痛苦的喘息,看着流霰挣扎的表情,他就觉得心里舒坦。他皱着眉头,闭着眼睛,露出一幅非常爽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啊~”流霰一直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,可还是忍不住会有痛苦的声音溢出来。

    流霰的手指已经被夹出了血,紫红一片。额头上沁出大片大片的汗珠,头发粘着脸颊,嘴唇一片苍白。

    众人都不忍再去直视,所有人都默默低下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,使劲儿!”齐小侯爷在一旁兴奋地大喊。

    秦高握紧了拳头,再这样下去迟早是要招的,而且流霰的痛苦也让他心里有些不安。可是除了紧握拳头之外,他什么都不敢做。

    自己好不容易才考上功名,好不容易才做上了一个微末小官,他不能这么冲动。

    赵翔也露出了不忍的神色。

    原来原来好多事情比死还要痛苦。流霰角的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,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,十指钻心的疼痛,就像是疼在心上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招是不招!”右侍郎也看不下去了,拍了一下惊堂木,这些说话的间隙,行刑的人就拿下了刑具。

    “我不招,错不在我,更不在那十名枉死的女子。”流霰疼的双手无法举起,那样无力的垂在地上。

    眼眶中有温热的泪,那是疼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招,那就继续”齐小侯爷还没欣赏够流霰痛苦的呻吟,还有那挣扎的表情。可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罗明拿着圣旨大步跑在来:“传皇上手谕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都纷纷走下高台。

    流霰艰难的回头,看到罗明正举着圣旨朝她跑过来。流霰苍白的嘴唇含着一抹淡淡的笑,上下开合间说出三个字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罗明脚步一顿,视线便落在了流霰的膝盖上,流霰刚刚受完刑的双手正搭在膝盖上。

    罗明只觉得鼻尖一酸,胸中涌出的是无比的心疼和愧疚。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齐小侯爷一案交由刑部官员罗明全权负责,可暂代刑部尚书之职,有先斩后奏之权。刑部其余人等全力配合罗明,听其调遣,钦此。”罗明大声宣读圣旨。

    这一道旨意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如释重负,但对齐小侯爷来说那就是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罗明之所以来这么晚,就是先进宫求了这道旨意。

    众人只能接旨,齐小侯爷脸上露出愤恨的表情。直接站起来指着罗明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与流霰早就有瓜葛,你们分明是勾结起来陷害小爷!”

    这件事是必须要解释清楚的,要不然永远是个话柄,永远无法将这个案子扯清楚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在等着这位皇上钦点的案件负责人来解释这件事。

    罗明无视了齐小侯爷,直接走到了流霰身边,心疼的捧起她的双手,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流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!他们之前就认识,他们分明是勾结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